星期五, 9月 09, 2005

[學校] 開學2週了,真xx的不習慣

我掌管三個校門的鑰匙,有大有小,分立在校園的三個角落。
最大的側門,早上開完要關,中午平時不開,星期四要開,開完要關,此外每天下午放學都要開,等學生走了再關。
跑道盡頭的小門,每天早上開,八點左右關,除了星期二中午不開之外,每天的中午和下午放學都要開關。
學校的後門平時不關,學生上學後八點左右關,除了星期二中午不開之外,每天的中午都要開關,下午就只開不關。
這些開開關關在我的腦子裡攪成一團,常常是不用開的時候跑去開,該開的時候又差點來不及。
在訓育組工作,好像和我之前回歸正常教職的理想有一段不小的差距。原本想好好的復習一下教育專業,做一個好老師。可是整天管的都像是工友的事,不是很奇怪嗎。
話說回來,現在的工友和小時候的工友伯伯不一樣了,以前的工友萬能,修門窗桌椅、接水管馬達、種花除草,沒一樣不行的。現在要進學校當工友要有背景,進了學校沒一樣行的。
再說,如果我連開門關門的事都搞不定,那我是不是連當工友都有問題呢?

--
Posted by woody to 學校 at 9/09/2005 07:53:00 PM

1 則留言:

老妹 提到...

親愛的工友哥哥:
我在開學前一天特地帶女兒到學校去認識環境,邊介紹廁所之類的邊叮嚀她千萬別跟陌生人走.
我說: 就算有人說他是校長你也別跟他去
女兒問:為什麼
我說: 喔,妳認識校長嗎?他說他是校長那我就是總統了!
結果這時我們身旁走過一個矮矮的男人,只見一群同學齊聲喊:校長好.
---------------
從此以後我每天都看到那個校長在校園走來走去,忙的很像警衛在巡邏,跟我以前認為校長都是在辦公室吹冷氣坐大桌子的記憶很不一樣.
只是沒想到我哥倒成了工友啦!
我回家當主婦後也是一個掃地阿桑的身份啦!
只是我老公沒有發薪水給我, 但是我掃累了可以把腿翹在桌子上啦!